黃帝內經爭鳴論壇

孫外主 編

簡介

二零零八年六月七至八日,是香港中文大學中醫學院難以忘記的日子。七日這一天,僅是香港數年來少見的黑色暴雨的一天,也是學院為慶祝成立十週年,召開"香港《黃帝內經》研討會"迎來國內外著名內經學者、專家開幕的第一天。這一天暴雨傾瀉、電閃雷鳴。按香港慣例這一天要停工、停課。然而,在莊嚴華貴的大學祖堯堂,卻坐滿了來自英、美、日、印、臺、澳和國內二十餘省市的內經專家、教授及研究生、本科生。我們看到在普通的座席中,中文大學校董會主席鄭維健博士,非常高興的參加了會議。香港中文大學中醫學院院長車鎮濤教授在致辭中說:按本埠說法,重量級大人物的光臨,一定會應驗於天象,大雨雷嗚也表達了我們無比歡 迎、萬分激動的心情......。他的話引起了笑聲和掌聲,在歡暢與輕松的氣氛中,研討會開始了。

年逾八旬、容光煥發的馬堪温教授,不遠萬里從英國倫敦來港參會,做了首場講演。他以翔實史料比較了中、西醫學發展史,以充分事實、無可辯駁地肯定了《黃帝內經》在世界醫學史上的地位。他不僅是著名醫學史學者、內經專家和翻譯家,同時也是畢生耕耘、開拓中醫事業的先行者。他說:真正具有不朽價值的思想和理論,在於它不僅有益於過去和現在,而且有益於未來。

享譽國內外的內經專家王洪圖教授以宗教式的虔誠,畢生研究《內經》學術。又數十年獲授中醫學大師任應秋先生親傳,終成為內經學科的領頭人。他深深感悟到發展內經學術的廹切性,力主從普及入手,從多學科進行,......聲猶在耳,人猶在目,整整一年之後,王老不幸於二零零九年六月六日逝世,每當憶起這位謙遜可親的大師,令我不禁十分悲痛。著名內經學者張登本先生畢生勤奮、著書立說。他來自咸陽,自稱口語之聲有似"秦腔",其實是有秦漢遺韻,聽來更讓人聲聲入耳。他對 《內經》神的概念,研究頗有心得,條分縷析、剔透鮮明。

上海中醫藥大學王慶其教授,十五國家級規劃教材《內經選讀》主編,除教學研究之外,並致力於《內經》臨床醫學方面的研究。他認為沒有臨床醫療效果,《內經》就失去了根基。

日本與中醫學交流遠至千餘年前的隋唐時代,至今仍保留着這一傳统。應本會之邀,日本內經醫學會會長宮川浩也先生和郭秀梅博士,百忙中來港參會。他頗有感悟地說:學是,起於論語,成於內經。並以極為敬重的心情、不惜以重金保險,專程為研討會展示了一部會藏珍貴古本-明代無名氏仿宋本《靈樞》,使大會增添無限光彩。

來自美國加州三藩市的林雄星(醉一)先生興絕學、繼往來。對《內經》音韻律呂和醫療音律理論有過專門研究,這一方面已少人涉及。他在講述中還演奏了蕭、笛,使古奧久遠的古代音律,廻旋大廳,縈繞耳中了。

對文獻研究獨辟溪徑、確有其成者于鐵成教授,來自於天津中醫药大學。早年曾輯佚全元起《素問訓解》成冊,對答黄帝之問者雷公、伯高、少師、少俞等篇論類編,加以研究,使人耳目一新。他認為岐伯與雷公是內經時代的兩大古代醫學流派。而雷公派在論述脈法、經脈及其循行方面有重要貢獻。他說:黄帝內經是中華民族用智慧釀戍的一罈美酒,只有細地品味,才能感受其中濃鬱的東方文化滋味。

在邀請的嘉賓中還有四位重量級人物,即中國社會科學院科學史研究所廖育群所長,剛從德國返京,即來参會;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研究員兼曲阜孔子學院副院長劉長林先生;台北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李建民先生;原河北中醫學院趙洪鈞先生。四位均是長期對內經研究獨有見解、蜚聲中外的專家。他們不僅通曉內經,更為寶貴的是能跳出中醫思維的框架,從哲學、自然科學史學、人文社會學、比較中西文化學以及現代科技發展的高度,評價《內經》,可以說是別入、客觀、清醒的研究者。他們的著作等身,其思維邏輯較之我們中醫業者,更覺新穎別致,更具吸引力和研究價值。也可以說是業界傳统研究的清醒劑、催化劑。盡管在辯論中一些言詞直率、犀利,甚至大胆;但是,聽起來還是有"愛之深、痛之切"的感覺。他們的辯論和嚴謹的科學分析,總引來聽眾的熱烈掌聲。 沒有辯論爭嗚的學術,是沉寂的、虛弱的、沒有生命力的,也很難有所創新。

研討會第二天的"爭鳴論壇",使學術交流達到高潮。與會者圍繞各節的爭嗚論題,爭先發言,那種熱烈、生動、自由的研討氣氛,在學術會上是頗為少見的。 與會者分別對下述論題發表個人見解,同時也出現了激烈地爭辯。如:《內經》學術思想的核心理念是什麼?現代中醫學發展需要突破《內經》構建的理論體系嗎? 兩千餘年來中醫學術發展,真的沒有突破《內經》的藩篱嗎?《內經》的文獻研究應該如何發展和應用?如何評價《內經》的應用與研究的現代價值?"爭鳴論壇"成為本次會議的一個崇尚學術、思想活躍、言論自由的平台,得到與會者的一致讚賞。

加上會議還有很多內經或中醫學家,諸如香港大學、香港浸會大學、香港理工大學、及中國廣州、貴陽、武漢、山東、湖南、長春、浙江、安徽等中醫高等院校、研究院所,以及台北中國醫藥大學的各位專家、教授,也各有研究專長和獨到見解。充分證實了內經學在專業學者、中西醫學人士和生命科學研究人員心中崇高的地位,也證實了《黄帝內經》所具有的生命力。 一位講者說,《內經》的核心價值,沒有因時代的進步而削弱,也沒有因為現代科學的發展而危機。然而,卻可能因業者荒於求索而停滯,因陶醉於滿足而腐朽。

研討會在寄望內經學術昌盛、振興中華醫學中落幕。







publication-015